湎罪

福华大本命,麦雷副本命。
狄芳小本命。
音控COSPLAY我最爱^ω^
小夏麦哥图神敖敖我男神不许不许吐槽(≧▽≦)
重度CP洁癖。
小语种导致更文缓慢。

【狄芳】【甜向】(古武+ABO梗)天下第一招

写前的碎碎念:

hhhh 这个脑洞开的有点大

但是我觉得这个好萌怎么办~

看过沉香就知道 lo主是亲妈

而且这篇估计要从头甜到尾(没错你们就参照沉香里重逢后的那个甜度)

是AU!是AU!是AU!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

大概就是这样一种设定 大家一起试一试新口味【喂谁想看你这种乱七八糟的设定啊】

古武我不是很懂,就用我从前一个文的玄幻设定哈 大家不要嫌弃~

话说我还想写青瑶怎么破😊因为我不想弄死这两个角色 但我就是想让她们在一起【任性脸】 但戏份应该不会太多 不能接受百合的姑娘们也是可以看的

另:ABO是多么黄暴的设定啊 大家没看过的可以去百度一下~因为太繁琐我不想复制   然而肉(?)的话这要看我有没有那水平
还有文里出现字母确实出戏,所以就酱紫:Alpha=天阳 Beta=人和 Omega=地阴 亲们记住咯(跪谢)

好吧我知道你们不想听我废话 我这就放文

---------分割线-------

(楔子)

  红尘中 青衫磊落 美人多

  猜不透 谁爱她谁爱我

  半生狂 半生寂寞 爱与恨都是错

  困在一局残棋 如何解脱

  天下第一招 招不伤人只伤心

  一朝长醉入梦境 不醒

  饮尽前尘往事宿命

  化作剑意凛冽如冰

  无声无影绝学一出天下惊

  天下第一招 招不在人只在心

  千变万化归元一 随性

  苍莽踏雪天涯独行

  不争输赢不问虚名

  无欲无求惊世一招江湖定

  天下第一招,世人皆求的至高武学。多少人为这虚无缥缈的第一招争得头破血流,却从来没有人访至那至高之境。

  为这第一招,江湖腥风血雨千年不止,皇族没落,武学大家纷纷林立,大宗小门数不胜数,世间可谓以武为尊,以仙为荣,修武者地位几乎高不可攀,强者炙手可热。

  修武并不是人人都可。更为强势的天阳自是修武的最佳人选,各方面都平平的人和也能修武,但终究是比不过先天更为优势的天阳。地阴们则几乎无人修武。一者他们数量极为稀少,几乎都被藏在家里头;二者他们地位不如天阳、人和们高,自是受世人轻看,不得参与修武;三者他们身子素来要比旁人弱些,自是不好修武。

  世间早已没有了王朝之称,分为四大部洲,中原三十郡,沧州十二洲,海岛六十五,大漠三万里。修武大家盘踞于不同地域,各自为尊,绵延数千年。

 

自数十年前天下第一招的留言传出,各大部族纷纷蠢蠢欲动,不少世家大族竟因着这缘故家破人亡,子嗣颠沛流离,不禁令人唏嘘。

  天下第一招,是否真如传言所说如此厉害?而获得如此武学,可真是获得人生圆满么?

  不知。

  无人知晓。

  不过,赖明月、曾知旧游处,好伴云来,还将梦去。

  美人美。

01.

  “少爷,咱们就这样溜走了老爷真不会生气么?”这已经是出来后多天了,无奈二宝总是惶惶恐恐,这句话却是每日必问。

  两人两马一前一后在林间穿梭,步程虽急,前面那灰白色衣袍的少年面上却不见半分焦急,倒是那后头小心翼翼作书童打扮的少年脸上一片惶恐。

  “怕什么,二宝,这种事儿咱们又不是未曾做过,天塌下来也还有少爷我顶着呢。你可问了百遍了,别再问了。”前头的狄仁杰嗤笑了一声,怕是被二宝问的烦了,头一次开口解释,“爹怕是早就料到我不肯乖乖听他的话去与那甚么白家的公子相面,何况我早就拦了爹传去白家的信件,想来并不会有什么问题。”狄仁杰有些松松地驾着马匹,背上背着裹着布条的麒麟刀,倒是少了两分贵公子的气息,多了三分天涯浪客的豪情。若是有鼻息甚为灵敏的天阳或地阴在此,便闻得出这狄公子是个强大的天阳,还是个没有和他人结合的天阳,身上略带少年意气风发气味的信息素飘散开,有些甜美。

  “少爷,听说那白家的二公子也算是个妙人,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精通,少爷为何不愿去见上一面?”二宝是仆人,所有仆人在卖入大家做侍童前便被用药物去了鼻息,以免因为人体无法抗拒的信息素作出以下犯上的祸事来,故而对他家少爷这浓郁的气味并无太大反应。

  “得了吧!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精通,我可不是要娶个花瓶回来看的。那白二少文文弱弱,我不喜欢。”狄仁杰一拉马缰,腿下一夹,加快了马速,说到那白公子,不禁撇了撇嘴,“何况那白二少鼻头如此大一颗痣,不好看。”

  二宝无奈地叹口气,他家少爷这年纪也不小了,老爷给他忙里忙外地相看那些姑娘公子,倒不是没有外貌出众的,奈何他家少爷一个也看不上,愣是把婚事拖到了现在。倒不是少爷对那张面皮有多高要求,实在是他生性随意,不愿成婚,于他人也多无好感,便诸多挑剔,全给拒了。

  这回老爷要前往长安郡去赴友人之约,临行前还不忘给少爷相看了白家公子,无奈少爷不仅不赴约,还跟着老爷的步子也出了门,说是去看看繁华的长安郡,也好见见老爷子的故交。

  二宝心知劝说无用,翻了个白眼便追了上去。

  马行一日,日头西斜。天地间渐渐地黑了下来,一弯明月便徐徐地上了柳梢头。

  两人这时离长安郡也不算太远,但到这时竟也不见驿馆客栈,两人只好下马在道旁林间寻了个僻静干燥处扎桩,拴了马匹,便燃起一堆篝火,吃起干粮。

  “不知道这长安郡是什么模样?早听说长安是中原三十郡最繁华的所在。”二宝一边啃着一块饼,一边口齿不清地说到,说的急了,便呛了一口,满脸通红。

  “又没人跟你抢,吃那么急做甚么,瞧你那蠢样。”狄仁杰一脸鄙夷,却抓起身边水囊朝二宝扔过去,一面开口:“爹说长安郡比之并州繁华百倍,却不及并州闲逸逍遥。长安郡世族并立,爹常去拜访的王世伯家便算是其中之一……”狄仁杰说着,鼻尖却飘来几分湿漉漉的血腥气,眉头一皱便起身,从背后抽出麒麟刀,朝着血腥味的来源便奔过去。

  二宝鼻息几乎无用,自是没能察觉到那两分浅薄的血味,心里想着少爷这又是抽了什么风,却像是司空见惯一般,并未起身跟过去。

  狄仁杰使上了轻功,只脚尖点地,几乎是飞掠过去,踩在一地落叶上,竟没有发出些许声响。

  血腥味有些重,这对于鼻息灵敏的天阳来说不好忍受。狄仁杰远远地便看见一个身影几乎要瘫在了地上,左手胳膊上正流着血,一身红衣颜色深深浅浅,竟是染了一身的血。右手里紧紧地抓握着一柄剑,剑身同样是血迹斑斑。此人靠着一棵树木正喘着气,左手上的血液顺着指尖滴滴滴落在地。血液里散发出的味道表明这是一个年轻的天阳。

  狄仁杰莫名的觉得这人身上血腥味里夹杂着两三分熟悉的气息,不及思考,人已至其身前,看见这少年脸上苍白一片,眉头紧皱,显然流血多时,隐隐显出一丝脱力。

  “走开。”狄仁杰正想上前与那少年把脉,哪料那一直紧闭双眼的少年忽的睁开了眼,一双浅色桃花眼里一片清明,夹杂着两分傲气八分警惕,手中剑便横在了狄仁杰颈前。

  “不要这么警惕,我不过是来救你的。”狄仁杰嬉皮笑脸,倒丝毫未惧颈间利剑,偏了偏头,一脸灿烂的无辜。

---当然是tbc--------------

今天就先到这里咯各位~

ooc什么的大家担待一下哈😄

话说有意见的酷爱留言告诉我 我每条留言都会回的~

另:这个我以后前面的那些就不打了

大家记住这篇文名【天下第一招】

要记住哦😊 我以后就只打文名了~

 

评论(52)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