湎罪

福华大本命,麦雷副本命。
狄芳小本命。
音控COSPLAY我最爱^ω^
小夏麦哥图神敖敖我男神不许不许吐槽(≧▽≦)
重度CP洁癖。
小语种导致更文缓慢。

【狄芳】天下第一招03

嘛 大家说古风里有英文实在出戏

就酱:Alpha=天阳

             Beta=人和

             Omega=地阴

然后我就要放文啦(≧▽≦)

………………………………………………………………………………

  “她怎么知道我是姑娘……”童梦瑶有些喃喃地开口。目光盯着那人离去的方向几乎不肯收回来。

  按理说天阳地阴们相互吸引,天阳对人和的吸引力却不算大,可这童小姐却如同中了魔怔,一双水亮水亮的黑眸直勾勾地盯着那边。

  “好啦好啦,看够了没,人家都走了。”狄仁杰扯了一把呆呆的娇俏少女,“你这张面皮饶是谁看也知道你是个姑娘。”

  “嘿嘿,道是如此。”童梦瑶傻笑了一声,早没了先前那股气焰。二宝控制不住地翻了个白眼,半拉半拽地将童梦瑶扯到她的马前,说道:“快上马走吧,咱们少爷还要去寻老爷呢。”说完便扶着还有些痴愣的童梦瑶上马。

  童梦瑶显然还有些魂飞天外,痴痴愣愣地上了马,脚下还有些不稳,踩马蹬时几乎摔下来,踩了几次才好不容易上了马。

  狄仁杰抑制不住自己想要笑的冲动,抿了抿唇最终还是破功笑出声。这么看来这只母老虎终于不用整日跟在他身后边嚷着“我是要为你们狄家传宗接代的!”边烦他了,终于不用!狄仁杰差点被感动地落泪。

  童梦瑶对于狄仁杰的嘲笑只是怒视了一眼,然后又重新跌回自个儿的思绪里去了。

  二宝也翻身上了马,三人便前前后后地走了。

  “二宝,你觉得我好不好看呀。”“……”

  “二宝,你觉得那个紫衣姑娘好看吗?”“……”

  “二宝,你觉得那个紫衣姑娘喜欢什么样子的人呀?”“……”

  “二宝,你觉得……”

  二宝表示压力很大,陷入相思的童小姐简直不可理喻。

是夜。

王府。

  “狄兄,此番叫你前来,实在有要事相商。”酒过三巡,王佑仁便挥退席间伺候的婢仆。待婢仆们恭敬退下并将房门掩好,王佑仁眉头便浮上一抹忧色。

  “如何?”狄知逊发现老友眉头紧皱,不禁开口问道。狄知逊与王佑仁相交多年,数十年前曾一同拜在长安第一世族李家门下修习武艺,是同门师兄弟,兄弟情谊十分深厚。纵使艺成出师,两人各奔东西,也从未断过联系。

  “……这……我也不知如何说起。”王佑仁皱着眉叹了口气,眼神落在面前酒杯里未喝完的酒里,有些恍惚。

  狄知逊心知老友心气如何高傲,这么多年相交,王佑仁也从未在他面前露过茫然失措的情绪,三月前来长安相见时,王佑仁仍是清傲非常的模样,如今只过了三月,人便如同苍老了许多,身上的傲气荡然无存,反而多了几分茫然。

  “听说前些日子你身子不大爽利,竟是大病了一场,如今可是未曾大好?”狄知逊见他面色不好,如同体虚未补;鼻尖飘来的信息素中精气萎靡不振,也告诉他老友身体不佳。说着便从袖子拿出几只玉瓶,递给王佑仁。“在并州听闻你生了病,便炼了几颗药,如今我也是一同带过来了,一日一丸,以酒并服,便可使身体恢复许多。”

  王佑仁接过玉瓶,心中无声叹气。狄家是炼药世家,出自家主狄知逊的药必不是凡品。狄知逊如今年纪大了,许多事情不愿去管,每年亲手炼制的药极为稀少,每丸都是千金难求,这些药丸五成赠予了师门,还有五成便都给了他王佑仁。

  王佑仁握紧手中玉瓶,忽然起身,对着狄知逊便作了一个极深的揖,“狄兄,多谢。”

  狄知逊有些惊讶,王佑仁向来讨厌同人作揖,如今却为了几瓶药与他行此大礼,如何使人不讶异?忙忙上前扶他起身,口中念着“何须多礼”。

  王佑仁脸上含了一丝古怪的愧然,口中喟叹:“我何德何能,得狄兄如此大义之人为友。”说罢又坐下,目光里有着隐忍的愧疚。

  狄知逊不知老友这愧疚从何而来,也不去问,只是斟了杯酒,遥遥地敬王佑仁一杯。

  王佑仁勉强笑了笑,端杯还酒,一口饮尽。

  “狄兄,你可知我大病时做了一场大梦,如同过完了一生……”王佑仁径直给自己斟了酒,又一口饮尽,“梦里……”

  “罢了罢了,此事不说也罢。”狄知逊脸上是潇洒的笑意,却打断了王佑仁的话。“不管如何,那终究是梦罢了,我们做了数十年的好友,将来也仍然是好友。不过是梦,梦醒了,便不需再想。”话虽简单,却饱含深意。

  是……如此么?王佑仁停下斟酒的手,眼里含着一丝不确定,却逐渐燃起光亮。梦里他如病前一般一意孤行,最终却家破人亡,伤害了身边所有的人。他病时昏昏沉沉,却感受到死亡的绝望以及无边的愧疚。那一梦如同生命一般真实,他几乎以为自己真的如此死了。

  不过,梦醒了。他既然知道偏执的后果,这一回便断然不会再重蹈覆辙。亲人不会离世,也再不用辜负老友的情谊。

  狄知逊看着王佑仁逐渐醒悟,又含笑饮下一杯酒。王佑仁先前做的那些事情,他猜到许多,虽然算是大逆不道,他却从未阻止,一是不忍与友为敌,二来这些事情尚处在萌芽期,他也不确定王佑仁是否迷途知返。如今看来,他赌对了。

  “狄兄,我敬你。”王佑仁重新敬酒一杯,脸上已经不再有丝毫茫然,先前的傲气又重回他身,却少了许多锋芒毕露与不可一世。

  “好!”狄知逊一口饮尽。

  心结既解,两人谈的是愈发畅快。

  “看我这记性!”狄知逊喝了许多酒,突然想起袖里另外的几个瓶瓶罐罐,忙忙拍自己头一下,从袖里拿出几只瓷瓶。

  “芳儿年岁既大,先前用的药怕是不再合适,我炼了新的药来。”狄知逊将瓷瓶推到王佑仁面前,“恐怕芳儿的体质信息素要比年少时更重,还是用重一些的药好。”

  “……狄兄,不瞒你说,此事也正是我叫你前来想要商讨的一件大事。”王佑仁放下酒杯,眉头又重新聚拢。“当年是我太过要强,不肯接受芳儿的体质,要他做了这么多年的天阳,如今却有些后悔。”

  “此话怎讲?”

  “芳儿已经到了婚嫁的年龄,城中几大世家都向我讨要芳儿的生辰八字,暗透出联姻的意向,可那些世家却只当我家芳儿是天阳,这如何是好?况且芳儿这些年和天阳人和们一起练武学艺,便练就了一副天阳的脾性,这可如何婚配!”

  “……”狄知逊也不知如何是好。当初王佑仁不敢相信自己两个子女皆是地阴的事实,尤其不能接受膝下唯一的男丁竟也是地阴,不能接传他王家祖业,传递香火,便求到他这里,央求他炼制掩盖并产生其他信息素的药品让芳儿服下,对外宣称芳儿是天阳,将芳儿带入师门学武。芳儿虽是地阴,却难得吃苦,竟胜过了许许多多的天阳。

  世人都道生儿当如王家郎,谁知这王家郎竟是地阴!

  “如今芳儿大了,前些日子我探他的口风,他竟说不愿成婚!”王佑仁如今失了从前的野心,也知道芳儿若是一直以天阳的身份活在世上,必定要孤独终老。为人父的定是希望自己子女幸福喜乐,如今自己亲身血脉竟因自己的虚荣却要丧失终身幸福,王佑仁悔不当初。“芳儿如今却不愿承认自己是地阴,甚至有些深恶痛绝,只是想做天阳。”

………………………………………………………………………………

催更的我更文啦(≧▽≦)

窝也是写了很久的😱

表怪我没放两小只出来😜 因为王叔叔性格要处理一下~窝是亲妈,这是甜文,才不要看芳儿花样吐血!

满意你所看到的吗?(玛丽苏文男主魅惑脸)

嗷嗷嗷嗷 打滚求推荐求喜欢求关注●﹏●

大家的支持是我更文的动力yoo……😘

评论(60)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