湎罪

福华大本命,麦雷副本命。
狄芳小本命。
音控COSPLAY我最爱^ω^
小夏麦哥图神敖敖我男神不许不许吐槽(≧▽≦)
重度CP洁癖。
小语种导致更文缓慢。

【狄芳】天下第一招04

  “是我害了芳儿……”王佑仁喟叹一声,脸上夹着些许化不开的惆怅。“且不说芳儿是否愿意嫁人,如今他这性子,便是嫁了人,夫君家里也是容不下他的。这世上哪有不在家中好好相夫教子,却整日在外头抛头露面同天阳们练武赋词的地阴?”虽说地阴地位不及天阳尊贵,但大户人家的小姐公子却是极受门当户对的家族青睐的。一来地阴极善生养,子嗣众多,易传香火;二来他们容貌多昳丽姽婳,小姐娇美动人,公子俊秀无双,极为讨人喜欢。王元芳身为地阴,又是王家唯一嫡子,身后坐拥王家万贯家财与深厚权势,若是他愿意嫁,便是这长安郡第一世家李家的嫡子也是挑得的。

王佑仁清楚自家儿子若是嫁必然也嫁得了朱门贵户,然而芳儿这性子嫁过去必受婆母不喜不说,芳儿自个儿也心中不平,难得夫君真心喜爱。从前他偶尔生出让芳儿嫁人的心思,也只想抬了芳儿做高门媳妇,为他的大计做贡献,如今他摒弃了那些妄想,倒只想自己独子能嫁对良人,不管那劳什子的泼天富贵,只一生平安喜乐,一双人终到白首。

  “……罢了,儿孙自有儿孙福,芳儿这性子,许也是他的福气,较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自个儿寻到的也是更和他的心意。我们给他张罗的,他多是看不上眼。”狄知逊叹了口气,说着便想起自己家里那个混小子,也有些气地牙痒痒。“王兄,你可知我家那个臭小子,我同他相看了那般多的小姐公子,他愣是一个也看不上眼,说什么也不成家,拿些‘大业未成,何以成家’来搪塞我,真是令人恨不得打他一顿。”

  王佑仁手中正斟酒,听着手中一顿,问道:“怀英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了么?”他与老友这个独子也只见过两三面,彼时那孩子还小,只知道那也是个资质极好的男孩,梦里也记得这孩子长大了极为优秀,面庞记得不甚清楚,如今不想竟也要谈婚论嫁了。

  “可不是?你们家芳儿都要考虑婚事了,我家这个虽大上两岁,还整日如同只皮猴似的,一点儿也不让人省心。”狄知逊说着忍不住伸手揉揉眉心。

  “怀英可是天阳?”

  “正是。那些人和的小姐公子也不知相看了多少,地阴的也不是没有见过,可他说起这个便要变脸,我这个做父亲的说什么都镇不住他。”狄知逊大叹一口气。

  “说起这个,咱们的子女也大了,芳儿和怀英年纪相仿,倒可让他们见上一面,义结金兰也好。”王佑仁心里头隐隐闪过一个念头,头脑里便活络起来。

  “也好,待明日我修书一封,也叫他来长安。”狄知逊正垂着眼给自己斟酒,便错过了老友眉目里隐漏的一丝狡诈,日后想起来,还真是哭笑不得。“我听闻芳儿武艺奇佳,你家的君子剑他已学了十成,练得奇好;师门里的功夫也学的不错,不知学的是哪套心法?”

  “哪里就有你说的那么好了,”王佑仁嘴上说着自谦的话,微翘的眉角却漏出些许自得,“芳儿如今练的是两套心法,一是凌波,主修身法,二是碧海,内练内力。搭配我家的君子剑,也算相得益彰。你家怀英如今练得是什么?”

  “我那混账儿子,平日里吊儿郎当,从不正经,但我父亲留下的那把麒麟刀他却练得像模像样,心法我也叫他学了两套,一是狄家祖上传下来的沉心,练得是步法,二是早年我在师门里练的苍穹,修的也是内力。”狄知逊有些无奈摇了摇头,眼角微皱里匀出一分不自觉的宠溺。他这儿子,在炼药上也颇有心得,只不过外人不知罢了。狄仁杰绝对当的是青年才俊,便是放在这人才辈出的长安郡里也也毫不逊色。只是作父亲的,看自个儿儿子总有两分不满罢。

  王佑仁脸上闪过一丝满意,抬声便唤了奴婢进来,吩咐去将少爷请来。

  “爹。”少年从后室出来,想来是从别的门进来的。一身的萧疏俊逸,端的是清秀非常。

  “恩。”王佑仁满目欣赏地看着自己独子,点头应下,说罢,又道:“芳儿,快快见过你狄伯父。为夫这几年身子不爽利,都是你狄伯父为为父调养。”

  王元芳随即朝向狄知逊的位置微微弯腰作揖,手中折扇收起平铺,“晚辈见过狄伯父,狄伯父为家父调养大恩,晚辈没齿难忘。”

  狄知逊微微点头,应下王元芳这一礼,不着声色地打量这少年一番。少年身上一袭红衣,愣是把红衣的轻狂狷傲化作了一身的温润如玉,眉目里说不出的精致俊秀,却好似蒙了一层寒气。唇角微勾,隐隐透出两分温柔和感激。

  狄知逊心里暗叹一声果然不错,脸上已有了欣赏之意。“贤侄不必多礼,果然是玉树临风,一表人才,快坐快坐。”

  “不要夸他,不要夸他,这小子性子傲的很哪。”王佑仁心中隐有得意,口中却不停推辞。

  “傲好啊!有傲骨方能成才啊!我家怀英可比他差远了。”狄知逊心下不禁将这两孩子比较一番,虽说各有各的风姿,但想起狄仁杰那副吊儿郎当没骨头似的模样,不免就有些遗憾。

  王府府门。

  “小虎,咱们能进去么。”童梦瑶这会子总算是不念叨那位紫衣姑娘了。三人的马匹都拴在了客栈,吃了些东西充饥,也各自洗漱了一番,这才前往狄仁杰那位王世伯府上去。

  王家在长安郡也算是赫赫有名,他家的府邸随意问问路人便可知晓。此时三人便站在门外,等候王府门口守门小厮的通传。这会子几人已等了有半柱香左右,童梦瑶便有些沉不住气了。

  “急什么。”狄仁杰正四处打量这王府的大门,唇角漏出两分高深莫测的笑意。这大门修的……若是有心人想挑错处,告到师门那去,那可是有些……罢了,此事与他又有何干系。狄仁杰挑了挑眉,说道:“走吧,请咱们来喽。”说着便抬步就走,童梦瑶和二宝抬头望向府门内,果然看到那个先前去通传的小厮正步履匆匆地走来。

  “狄公子,老爷有请。”小厮收敛起了先前不敬的模样,低着头分外恭顺。

  “带路。”狄仁杰不自觉抚摸了一下耳垂,仍然是方才那副笑嘻嘻的样子,看不出一丝被冒犯了的恼怒。

  “是。”小厮应下,便走在前头为三人带路。

  “小虎为什么不揍他一顿,哪有人家下人如此嚣张跋扈的。”

  “你傻呀,少爷哪犯得着和个不听话的下人计较?下人罢了,计较岂不是掉自个儿身价?何况狗咬了你,你也要咬回去么!”

  狄仁杰在前头听见身后两人的窃窃私语,唇角吊着的笑意又加深两分。罢了,他现在倒是好奇那王大人是个什么人物了,这隐超规格的大门,以及这样不敬的下人……狄仁杰微微一笑。

  “孩儿拜见父亲大人。”

  三人由着小厮带到门口,便自个儿踏进内室。狄仁杰进去果然见到自家老爷子挺得笔直的脊背,心下暗叹果然要挨骂了,连忙作揖。

  “哼。你来的可真够早的。”狄知逊看着自家儿子那副作揖都吊儿郎当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这死孩子是肖了谁这般不正经!

  狄仁杰心知老父也不是真生了他的气,唇角吊着笑意便直起身来。刚抬起头便撞入一双清澈无双的浅色桃花眼里。此时这双眸子已收敛了当初的警惕,只剩下九分温润和一分冷静而克制的傲气。身上仍着一袭红衫,手中长剑已换作了一柄收拢起来的折扇,一如其人,轻寒而温和,却略带淡漠疏离。

  “是你。”

  “是你。”两人皆有些惊讶,想不到会在这里相见。

  “怎么,你们认识?”王佑仁眸光在两人之间扫了扫,心中已有了几番计较。

  “那日……”王元芳转向父亲,正欲将那日狄仁杰相助事情讲出。王元芳心下虽有些不平,让自己那般狼狈的样貌让他人看了去,但狄仁杰所赠药品确实极好,他不是那忘恩负义之人,故有恩必言。

  “回王世伯的话,那日我俩曾在长安郊外见过一面,便有些认识了。”不想狄仁杰却也开口,直直截了王元芳的话,却是掩盖了那日的事实。

  王元芳有些诧异地转过头去,一双桃花眼里写着三分疑问。

  狄仁杰挑眉朝他笑了笑,唇角笑意晦暗难测。王元芳倒是看懂些许,只觉得那人眼神都如同会说话一般,只是正如其人一般自信。这人竟是说他如此傲气,便为他在长辈面前遮掩遮掩。狄仁杰虽未开口,王元芳却如同听到他有些漫不经心的声音在耳旁响起。待他反应过来,那人已掉过头去同他父亲见礼了。

  狄仁杰作着揖,垂着眸子却暗暗打量面前的王佑仁,觉得此人身上虽有傲气却不算狂妄,心中便有些讶异,觉得此人心性与那大门不甚匹配。转念一想又道世人皆善作伪,指不定谁身上便披着层画皮,倒也释然。

  狄仁杰见过礼后,便被赐了坐,坐在了王元芳身侧。狄知逊心知这模样俊俏的小公子正是隔壁童家的童大小姐,口中还称是狄仁杰在并州的好友,也睁只眼闭只眼,让她坐下了。

  狄仁杰坐在王元芳身侧,感受到身旁那人投过来略显凉意的目光,微微侧头去看,那人如玉般的耳垂已红了一片,不知是羞的还是气的,便知道这个如玉般通透的王公子明白了自己的意思。

  ……………………tbc……………………

两人终于又见面(≧▽≦)

hhhh 一如既往的苏苏苏苏

话说我总觉得王叔叔和狄叔叔如同帮孩纸相亲一般

lolo强忍腹中剧痛更文 现在又要躺回去了😱

嘛 这几章有点拖沓 不知道大家怎么觉得

最后 一如既往的求推荐求喜欢求关注

然后 谢谢大家阅读【鞠躬】

 

评论(54)

热度(98)

  1. 大柯小基湎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