湎罪

福华大本命,麦雷副本命。
狄芳小本命。
音控COSPLAY我最爱^ω^
小夏麦哥图神敖敖我男神不许不许吐槽(≧▽≦)
重度CP洁癖。
小语种导致更文缓慢。

【狄芳】天下第一招05

  狄仁杰便垂了眸浅浅地笑,哪想那王公子浅浅淡淡一眼便瞪了过来,等狄仁杰抬了眼去看时又见那人正微侧了头温雅恭顺,浅笑着听着自己家老爷子说话,只留给狄仁杰一个金雕玉琢的侧脸,和着鬓边一弯如墨的青丝,端的是春花秋月般正经的容貌。只是那微勾的唇角看着中规中矩,狄公子却品出一丝得意,不由得笑了一声,忙端起酒杯,借着喝酒挡住了唇角不断扩大的笑意。

  这人,真是的,不过是以为他瞪了他一眼他抓不住罢了,这有何好得意的。

  狄仁杰喝了口酒,兀自笑着,殊不知自个儿眉眼都染了笑意,遮都遮不住,说不出的愉悦。

  两老坐在两侧,对这两人的眉眼交流看的不甚清楚,倒是那坐在两人对面的童梦瑶看的明白,不禁撇了撇嘴,切,倒没见过这死小虎对她笑得这么开心!童梦瑶是人和,鼻息不及天阳地阴灵敏,又不知这服药之事,只闻得出这王公子是个强大的天阳,心里翻了数个白眼,两个天阳怎么可能在一起!有甚么好得瑟的!

  童梦瑶错的有多离谱,日后便渐渐显示出来,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铁链翻动交缠,金属碰撞声呲啦作响,一黑一红两身影在梅花桩上上下飞跃,招式过了不知多少。衣衫夹杂了几丝内力,在夜风里烈烈高扬。皎皎明月投下一地银霜,给两人衣衫镀上一层浅淡光茫。红衣如明月般清傲泠泠,黑袍便如翩鸿般潇洒肆意。

  狄知逊和王佑仁二人以及二宝、童梦瑶在梅花桩百步开外负手看着两人过招,两父辈心里都暗暗地将自个儿子女比较一番。王佑仁自宴席上多了一分心思,便不只是比较比较,更是极为认真地上下打量那个潇洒肆意的身影,越看便越是满意。狄知逊不知身旁老友满腹心思,只是看着那一团如火般绝艳的身姿,心里便不断赞叹,不愧是长安四少之首,又想自个儿那混账儿子若是在长安,是否也是有如此好名声,心里便有些五味杂陈。

  说到这长安四少,王元芳王公子便名列榜首。王公子一身清傲风姿,正气凛然,面容极为清秀,又使得一手好剑,内力之深在同龄人里难逢对手,正是人如其剑,堪当谦谦君子之名。剩下三少齐名,便有禇家禇遂良,高家高大诚,还有许家许子牧,都是出自长安世家。只是这三人不论武艺文采,还是气度容貌,都不及这王公子皎然出众。;加之此三人身上多多少少都沾染了些世家大族的纨绔气息,更是比不上这如同明月般的王公子。

  两人各怀心思地看着小辈们在梅花桩上较量身手,这梅花桩上的两人也各有所思。

  倒不是狄仁杰不认真,只是他看着对面那人抿着唇满脸谨然地同他过招,一张脸如同白玉雕的一般,在这夜里都如同有光影晕染开,便没来由地觉得极为顺眼好看。想起宴后父辈们提议以梅花桩来以武会友,那人带着一分矜持的傲气推辞道“胜之不武”,连扬起的嘴角都如同泛着光,甚是好看。狄仁杰心下这些念头一闪而过,手中招式却未停,招招紧逼,正如其人一般锋芒尽显。

  王元芳身手亦是不凡,见招拆招,一一将狄仁杰攻势化解,只是见着对方这时候俊朗的脸上都带着两分吊儿郎当,便有些没来由的窝火。手中招式愈发的狠了,一身红衫随风舞动,直取狄仁杰胸口挂着的令牌。两人在梅花桩上也算得上是斗智斗勇,一时也打的尽兴,颇有棋逢敌手之意,大约只差相逢恨晚。

  王元芳正为狄仁杰陡然将败局扭转之力心中暗自喝彩,一阵烦躁闷热却从心底涌起,手脚下便失了气力,身形晃了几晃才勉强稳住,对面狄仁杰的存在感不知为何顿时大了数十倍,他身上略带汗意的天阳气息瞬间侵占了他的五感,丝丝看不见的信息素如同无处不在,像是有型的绸带软软滑滑,触在肌肤上甚感舒适,却束缚着他的四肢,他越挣扎便越收越紧。身上越发地没了力气,头脑都渐渐迷糊了起来,一时间竟觉得对面的狄仁杰眉目都好似刻在了心底,甚是俊美如铸。目光不受控制地往下滑,落在狄仁杰衣衫未遮挡住,也因比试招数更加散开的衣襟领口下微微漏出的一点肌肤和一截锁骨上,腿便一软,几乎要摔下去。

  狄仁杰正困惑对面那如玉的小公子如何一下便攻势大减,哪知这王元芳下盘不稳,腿下一松便向下倒去。狄仁杰当下便下意识地伸手去拉他上来,将那胜负都丢在了一边。

  王元芳身上一瞬便出了许多的汗,内衫都黏黏地贴在后背,鬓发都被汗打湿。头脑有些热的迷糊,眼见之处都是一片茫茫,只有那个身着黑袍的身影极为清晰,那张俊朗的面容愈发明晰。王元芳几乎要摔落在地,手臂却被那人紧紧抓住,力度很大,捏的他有些生疼,掌心的热度透过几层衣衫再触到肌肤都好似烫到了心底,王元芳咬紧牙关才止住到咽喉的一声呻吟。

  好。

  他想是明白了为何会如此。

  真是太好了。

  !!!!!!

  王元芳活了这么多年从没说过脏话,即使是十二岁时性别觉醒时也未曾。可是此刻他简直抑制不住冲到嘴边的一声痛斥。

  王元芳强行压下心头翻涌的燥热,调整内息以内力生生压下脑中迷糊,心知此事必要快快处理,否则后患无穷,便强打精神细想如何速战速决。眼角扫到此时在狄仁杰胸口微微晃动的黑色令牌,眉目一转便记上心来,随后甚是努力地移开滞留在狄仁杰领口那一抹细腻的肌肤上的目光。

  王元芳呼出一口炽热的呼吸,借着狄仁杰的手力一个翻身便重新上桩,趁着靠近狄仁杰身躯时便速度极快地伸手捞过他胸口那块令牌。

  深呼吸一口气,王元芳抬起眼好似极为认真地看了一眼狄仁杰,微微挑了挑眉,抱拳作揖道:“承认了。”

  狄仁杰听着对面那人强压下的气喘,看着王公子额上沁出一层薄汗,略尖的下巴下聚了几滴汗,颤巍巍地几乎要掉下来,鬓发湿淋淋贴在脸侧,如同从水里捞出一般。一双清亮的桃花眼此刻似乎蒙了层薄雾,眼神看着似乎专注地凝视着狄仁杰,细看却发现目光飘飘忽忽,并不落在他身上。如玉脸庞上隐隐地浮起一抹薄红,身子有些轻微的震颤。

  “是狄某技不如人。”狄仁杰输了倒也不太在意,只是低了头轻笑着作揖,鼻尖微微翕动,果然闻到一丝不同寻常的气味。这丝气息从面前略微眯了眼的王元芳身上逸出,虽说清淡,夹杂在浓烈的天阳信息素里却格外明显。这信息素温柔缠绵,如同一只柔弱无骨的纤纤玉手拂过狄仁杰脸侧,在他鼻尖停留。

  地阴的信息素。

  而且是地阴发热期逸散的信息素。

  天下催情的至臻品。

  若是换了一般的天阳,恐怕早已抑制不住径直扑了上去,狄仁杰出身医药世家,十几年来各类药品也尝了不少,对此倒是有一定的抵抗力。何况他定力不同常人,对情欲一事也不感兴趣,身边一个人也没有,故此也还算理智。只是那信息素在他鼻尖缠萦不去,充满了撩拨,令人甚是烦躁。

 

  “狄公子,王某身体不适,便先告退。”王元芳又低头作揖,勉勉强强勾起一个温雅的微笑,还不等狄仁杰回答,便径直跳下梅花桩,有些身形不稳地离开。那步伐失了平日的沉稳风度,几乎带上了一丝落荒而逃的意味,步履匆匆。

  狄仁杰有些犹豫地望了王元芳一眼,觉得如此让他离去不太妥帖。他们俩第一次在长安城外相见时,狄仁杰便从王元芳手臂上流出的血液里闻到了一丝地阴的气息,那其他的天阳信息素,闻上去便有些像他狄家炼出的药品产生的伪信息素。每个炼药世家之药都有各种独自的气味,狄仁杰便从那信息素里品出了一丝熟悉的气息,当下便有些怀疑,不过想着此人与自己毫无关系,便不再细想。如今再次相见,没想是以这种方式暴露。

  王元芳既然一直以天阳身份活着,倘若他身为地阴的事实暴露,必然要招来许多灾祸,而且地阴的发热期极难渡过,自己难受不说,而且气味极重。此时还在始发时,气息不重,但若再过几个时辰,这气味飘散到府外,吸引来上十个天阳绝对不成问题,到时候他这王世伯和如玉般的王公子便要招来一身麻烦了。

  狄仁杰想了想便不再犹疑,衣袖在王元芳刚刚站立的位置上卷上了一卷,袖里飘出几丝其他的气味瞬间便掩去了几丝淡淡的地阴信息素,随后也径直下了桩,几乎是忙乱地跑到两位老爷子面前,向两位说明了王公子身子不适,自己略通医术,恐怕能够帮上一帮,得到父辈们首肯后立即神色匆匆地追了过去。

………………………………tbc…………………………………

香喷喷的大腿肉来惹(≧▽≦)

我怎么舍得不让他们亲热亲热→_→

大黑果然是关心我乖芳的啊啊啊😱

大家猜猜,大黑追过去会发生什么呢😊

会不会血脉贲张 兽性大发啊哈哈哈哈哈←_←

求喜欢求推荐求关注嘤嘤嘤😘

求喜欢求推荐求关注嘤嘤嘤

求喜欢求推荐求关注嘤嘤嘤

最后跪谢大家阅读*^_^* 看到大家的关心和支持我真的好感动~我一定会好好更文的~

评论(59)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