湎罪

福华大本命,麦雷副本命。
狄芳小本命。
音控COSPLAY我最爱^ω^
小夏麦哥图神敖敖我男神不许不许吐槽(≧▽≦)
重度CP洁癖。
小语种导致更文缓慢。

【狄芳】天下第一招06

天下第一招06

  王元芳匆匆离去,现下步履都开始虚浮,一张玉颜此刻染了殷红,倒是别有一番风情。里衣此刻湿淋淋贴在背上,慢慢地衍生出一些异样的烦躁。王元芳此刻连视野都不太清楚,鼻尖上充斥着一团乱糟糟的气息,自己身上逸出的地阴信息素极为明显,往日里药物产生的天阳气息都盖了下去,这缠缠绵绵的气味几乎要熏昏了他自己,王元芳厌恶地皱起了眉头。先前衣袖上刚刚沾染的天阳信息素只有细微一抹,此刻却几乎要占领了他身上五感,撩拨的他心里发苦。刚硬的天阳气息缠绕在王元芳身上,像是那人有力的手臂环住他的腰身,热度一点点析出,再透过衣衫丝丝渗入。

  王元芳眯了眯眼,一瞬间脸上浮起一丝渴望,情欲如同身上燃烧着的越来越旺的体温,几乎要让他大脑停顿。狄仁杰站在梅花桩上的潇洒身姿在他脑海里一闪而过,那一抹肌肤此刻在他眼前挥之不去,他甚至就想如此地不管不顾调头回去便扑入他怀中。他不是没见过天阳,在师门下的他宗师兄弟大都是天阳,平日里的好友也都是,可此时他脑海里深深印刻的却是那个只见过两面的狄仁杰,那张吊儿郎当的戏谑面皮此刻想起竟如此俊朗,深褐眼眸里都是动人心弦的浅笑。就连那混账身上烂漫随意的自负如今看来都大有魅力。

  王元芳双手死命捏紧,指甲都陷入皮肉中,丝丝疼痛只换来瞬间清明,随后又跌入到愈来愈深的情欲之中。

  此时已是月底,本就是该服药的时刻。按日子来推算,今晚他便应呆在自己房中密室,好好服药并调息运功以均匀药性。他前些日子受了伤,虽说伤小,却也影响了些许他的内息,想来这发热期便有些提前,导致了现下如此悲惨的境况。他千不该万不该逞一时意气,便答应了爹上桩比试,调用内息,此刻内息波动,压也压不住心里的燥热。

 

  心头渐渐浮起一丝无力感。

  他恨他生来便是如此一副破身子,生来便注定要雌伏人下。

  他恨他生来便注定有这样无法控制自己的时刻,只由令人厌恶的情欲控制了自我。

  他恨他生来便注定只能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永远由另外一个人来操控自己的一生。

  他恨他生来只能独守高墙内,与外界鲜活的世界断了联系,只是作为可悲的生育工具。

  他恨他生来只能相夫教子,纵使他一身至臻武艺,也无处施展,性别一旦暴露人前,便要被千夫指,受世人唾弃。

  他恨。

  他不甘心。

  他为什么不是天阳只是一无是处的地阴!

  所以他甘愿一月月服下药品,压下那些血脉里翻涌的本性。他不要这令人厌恶的本性,纵使孤独一生。

  狄仁杰匆匆追来,一路上挥退了所有伺候的仆役。此时难保有仆役做下犯上祸事,更难保人多嘴杂,将这等重要之事泄露出去。

  王元芳速度奇快,狄仁杰只是错后他半步,便已不见他踪影。狄仁杰脚尖轻点,用上了内力,身影如同一道黑色轻鸿,掠过便只剩一抹残影。身旁廊灯被过堂风吹得左右摇摆,明明灭灭。

  路上尽是王元芳身上四溢开的信息素,甜美撩人,便是狄仁杰也有些把持不住,额头沁起一层薄汗。狄仁杰心知这气味也惹得大麻烦,身形掠过的同时袖里便倾倒了几只药瓶,缕缕清淡的药香飘散开,却瞬间掩盖了那些浓郁的信息素。

  狄仁杰越往前行,鼻尖嗅到的气味便愈发浓郁,呼吸都有些粗重起来。心里恍恍惚惚地便想起这王公子要是此时被甚么天阳人和撞见了,恐怕一生清白便被毁于一旦,这一身皎皎风骨便要如同零落成泥碾作尘的凋梅,要和着无数不屈的泪水,失去今时光辉。想着心里无端便浮起一丝烦躁,他甚是不愿看见这王公子磨去傲气只会俯首帖耳的模样,那仿佛一具失了灵魂的皮囊,便不再好看。

  按理说地阴假妆天阳,抛头露面,合该受世人指责,可他却觉得这王公子此时模样正好,皎皎风骨,清傲风姿,少年仗剑,鲜衣怒马,最是倾城。

  “王元芳!”狄仁杰用上内力,自是行走如飞,不时便追上了有些跌跌撞撞的王元芳。此时这人背上红衣也暗了些许,汗水晕染开,如同红衫上开出一朵绝艳的花。

  “你……走”王元芳有些恍然地回头,眼神本该模模糊糊,看到狄仁杰的一瞬间便一亮,随即王元芳用力咬唇,血珠从唇上渗出,这才找回一丝清明。“狄公子,王某身体不适,还请狄公子体谅,回避罢。”王元芳几乎是用光了所有理智,才压下去心底叫嚣着渴望的情欲,本欲调头便跑,可脚底如同生了根,在看到狄仁杰的一瞬间便根深蒂固,偏偏那人却越走越近。

  “王公子,狄某尚有一技之长,恐怕能帮上一帮。”狄仁杰境况也不甚清明,此刻地阴发热期的气息几乎尽散开,眼前那人如同勾人的妖孽,脸庞虽还算冷静克制,可桃花眼睑已含了三分春意,端的是俊丽无双,全是矜持的诱惑。狄仁杰喘了一口粗气,便看见身前那人额上一颗汗珠顺着脸侧滑下,滑过修长白皙的脖颈,没入月白领口,王元芳伸出舌尖轻轻点过有些干燥的猫唇,给那处殷红染上一分水润的氤氲。“你还是……走……罢……”一字一句都气若游丝,话语吞吐间便夹杂了两三分难以察觉的轻吟,浓郁芬芳的信息素直直地扑面而来。

  狄仁杰顿时捏紧了袖里双手,唇抿的死紧,调动内息硬生生压住体内乱窜的燥热,呼出一口浊气,这才抬起眼来歪着唇一笑,“王公子得罪了。”

  王元芳还未反应过来便见那人速度极快地过来,颈上一痛,便失去了知觉,最后感知到的便是一双手搂住他的腰肢,他跌入那个刚刚肖想了许久的怀抱,本该让他厌恶的姿势此刻却让他感到一阵说不出的欣慰。

  此时便换狄仁杰头疼了,温香软玉在怀,他却得和柳下惠一般坐怀不乱。那王公子软软地贴伏在他怀里,安静甜美,潋滟的桃花眼轻轻阖上,略长微翘的睫毛在细腻的肌肤上投下一层阴影,猫唇有些委屈地轻撇着,狄仁杰看着心头便有些软了下来,想了想口中又念了数遍多有得罪多有得罪,一狠心便将这王元芳横抱了起来,不自觉的就将这人往自己怀里靠了靠,让他头枕在自个儿肩上,然后便顺着空气里王公子独一份的味道去寻他的房间。

  要说狄仁杰此刻心里其实是十分矛盾的。一面上,这王公子在他怀里简直如同一只烫手山芋,身上甜美的信息素熏的他几乎要失态;另一面上,他竟奇异地觉得此时感觉十分良好,甚至可称为愉悦,倒不关情欲,只是觉着心里便好似填满了一般,简直有两分幸福之感。狄仁杰觉得自己肯定是被这气味熏昏了头,才会产生这般诡谲的心态。

  狄仁杰这里心中正乱想着,脚下却不停,兜兜转转果然走入一间小院,来不及看院中风景,便径直到了一间精雅的房室前,腾不出手来开门,狄仁杰只好甚是不雅地伸腿踢开房门,走进房内。

  房内干净整洁,却也不失精巧雅致,一如王元芳其人。房中无人伺候,还点着灯,桌上还放着本未合上的书册,看来这王元芳在赴宴前定是在读书,只是被临时叫去罢了。

大户人家的子女都是有自个儿的房室的,这地阴则更是讲究,虽说他们性别觉醒后大多放了定与他人定亲,只是这放定与正式成婚还是差了些许时间,地阴的小姐公子到了发热期便躲入自己房中的密室中,依靠各种手段妥善渡过。

  狄仁杰环视一番,便将目光放在了内室里一面墙前放置的一个大博古架上。思虑片刻后,狄仁杰便将王元芳轻轻放置在一旁软榻上,努力忽视那人身上滚烫的体温,并及时阻止自己去回味王公子在他怀里时那精瘦的腰身给他的触感。

  狄仁杰走过去,目光在几只窄口细颈瓶上扫来扫去,最终定格在一只蓝底粉彩描金的绿釉三彩上,伸出手用上了内力将那只瓷瓶转动,果然看到博古架旁一堵墙向里侧滑动,便露出一扇小门。狄仁杰正欲转过身去将王公子抱入,哪知还未转过身去便有一重物朝他背上扑来,直压得他向前倒去,伸手便朝地上击出一掌,翻身躲开。哪想那重物也翻了个身,便直愣愣地压在狄仁杰身上,将他压了个严实。

  狄仁杰定睛去看,却是那本应躺在软榻上的王元芳,不知何时自个儿清醒了过来,此刻眯了眼,两人贴的合密,一丝缝隙都没,一同跌倒在地。王公子一双桃花眼此刻便如海上万斛波光,潋滟生辉,猫唇微启,平日里正经矜持的玉颜此刻绝艳动人。

  “王……!”狄仁杰刚开了口,没料想这人径直扯开他领口,见着一片肌肤便张口就咬,狄仁杰倒抽一口凉气,忙推开他,又恐怕力度大了伤了这人,只好趁他松口时忙忙用了巧劲推开他,手掌在身后一垫,瞬间便从他身下跳出,手指朝着颈上摸去,果然一片甜腥。

  “嘶……你属狗儿的啊!”狄仁杰无奈地塌下了眉,他怎么不知道地阴发热期还会咬人的啊!

  “……”那人从地上撑起身,唇角还挂着一点血丝,一双桃花眼水润水润,脸上全是无辜。

………………………………tbc…………………………………

仍然是香喷喷的大腿肉hhhhh~

芳儿你不会孤独一生的23333333

大家喜欢吗喜欢吗喜欢吗😊

好像全是肉渣渣(≧▽≦)但是我以后如果有能力就给大家炖肉哈😄

因为lolo最近重感冒,所以文文可能有点颠三倒四没有逻辑文笔渣渣,希望小天使们多担待,抓到bug的亲也要及时告诉我我好修改的~谢谢泥萌(^з^)

大家如此热情地给我点推点赞写长评 太开心惹~跪谢大家么么哒👄

其实呢 这文不是纯感情向的 lolo还是会写案子的 五分感情五分案子大概(≧▽≦)

不出意外的话案子不在7就在8就要开始一个接一个啦\^O^/当然两人依然是爱爱爱不完~甜到打胰岛素233333yoo

然后这里有一个严肃的通告:小天使们~ lolo马上开学了 这几天都在忙开学的事 所以这可能是开学前最后一发 开学后我会很忙很忙(真的非常哦)所以可能会周更 半月更 月更 但是lolo一定不会弃坑 会坚持填下去的 我不会和小天使们江湖再见😊 所以也跪谢会一直等我的小天使小公举萌~爱你们哦😊

另:想要更文小提醒的小天使可以给我留言,更新后我会通知的~快人一步看到新文哦😊

求喜欢求关注求推荐*^_^*

最后跪谢大家阅读~Y(^_^)Y

评论(38)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