湎罪

福华大本命,麦雷副本命。
狄芳小本命。
音控COSPLAY我最爱^ω^
小夏麦哥图神敖敖我男神不许不许吐槽(≧▽≦)
重度CP洁癖。
小语种导致更文缓慢。

【狄芳】天下第一招08

天下第一招08

  为医者,为药者,切忌拘泥于书,凡事自应多想,方易治病医人。

  狄仁杰心里忽的浮现起自个儿第一次接触到炼药时祖父曾对自己说过的话。狄家医药百年传承,到了狄仁杰祖父这一辈才算是真正扬名天下,与滇桂流家分庭抗礼,各占中原西南。狄仁杰祖父狄嵊景乃一代医药大师,狄家不少扬名在外的良药都是狄嵊景始创调炼。狄家向来一脉单传,家主从不纳妾收房,狄嵊景晚年得子,而等到孙子呱呱落地,狄嵊景年事已高。狄仁杰四岁便从狄嵊景学医,其天资较其父狄知逊还要聪敏,见药便过目不忘,药性医法倒背如流。狄嵊景教学也甚是古怪,从不按医书教习。这祖孙俩对炼药几乎都有一股子怪执念,炼起药来便没日没夜,老太爷和少爷一钻进药房便多日不出,除了仆役,甚至不允许人进出,往往惊吓地老夫人夫人心悸发作。奈何狄老太爷在狄仁杰十二岁时便驾鹤西去,狄仁杰便独自苦修医药,更是废寝忘食,势要传扬老太爷衣钵。并州民间有打油诗云:“世上炼药好,城东狄家找。狄家问谁高,怀英不可少。”狄仁杰十五岁便超越其父,十七岁因一帖药便医好并州大家随家家主头风顽疾名扬西北六郡,一手炼药术被民间誉为通天之技;而武艺则师从身兼长安第一大门派汉门七丝天师的狄知逊,五岁起便苦练武艺,双休两套心法,并将老太爷的麒麟刀也学了十成,同龄人中难逢敌手,真可谓不世出的英才。

  狄仁杰心头隐隐掠过一丝光亮,似乎抓住了什么。

  王公子这般光景,除却本身情欲折腾体虚不止外,便是体内内力上下冲撞,内息极为不稳。

体虚需阳气补充,内息则需外力调整。方才喂王元芳服下的药丸是调整内息的辅药,王元芳方才不曾自我调息,故而不曾起效用,此时应以外力牵引,导引王公子体内乱窜的内力归元合一,阳气也可通过外力渡入。

  狄仁杰一时想明白,便觉豁然开朗,外力自是可以从他自个儿身上而来,他修武十五载,内力虽不及前辈名手深厚,却也比同龄人强上许多,与王元芳调息不在话下。

  阳气补充.....他身上不曾携带火阳丹等丸药,现下不说没有药炉,便是有也来不及炼制。虽说他很是欣赏这王元芳,方才在信息素撩拨下也几乎把持不住,但要他现下与他交合,委实有些难以接受。不过据他对药品的研究,火阳丹等物能够补充阳气,是因这等丸药所用药物气息近似天阳信息素,人和与地阴服用后能滋阴补虚。天阳信息素他自个儿身上全是,来的最方便直接的便是——血。

  年轻天阳的血对体虚的地阴来说几乎是圣药,虽说不及体液里信息素含量之高,却已远超火阳丹等植物草药。

  狄仁杰心下已大定,这般想来,也不似之前以为的那般棘手。想着便走上前去坐回至软榻上,将王公子扶起,摆成盘腿之势。王元芳背上已全是汗,这会子身子寒凉地不行。狄仁杰撩开衣袍,便坐到王元芳对面。

  狄仁杰撩起袖子,右手指尖化气成刃,往左手腕子上一划便是一道口子,有血流出,抬手便将手腕贴到王元芳唇上。血里年轻天阳的信息素浓郁至极,沾到王元芳唇上,这少年便睁开一双湿漉漉的眸子,下意思便舔了一口。

  唇舌软滑,从创口上舔过又痒又疼,这感觉不好忍受。狄仁杰闷哼一声,生生止住了自已下意识里想要抽开的手臂。王元芳眼神还涣散着,狄仁杰下手力度巧妙至极,创口不深不浅,血量合宜,缓缓流入少年口中。

  狄仁杰趁着这档子功夫,忙用了另一只空下来的手将散乱的衣袍理了理,无奈只一只手,不得系紧衣带,几截丝带胡乱地缠在一起,松垮垮地垂下,倒是比先前看来还要滑稽。待狄仁杰这厢回过神来看,便正好瞧见那王公子脸上渐渐地有了些人色,眼神一点点亮起来。

  坦白说,这王公子眼睛可是好看。一旦有了些神色便甚是熠熠生辉,真真是好看。

  狄仁杰心下不禁赞叹一声,又鄙弃自个儿这会子还有精神去想人家眼睛好看,倒是救人要紧。

  不过,还真是好看啊。

 

  狄仁杰想着见那公子脸色一阵比一阵要好看些,便想着自己方法恐是已经奏效,便伸出另一只手来探了探王元芳额头,果然触到手下肌肤温度虽是偏低,但已是温凉,较先前已是好了许多。又伸手去探脉,果然已平稳了不少,只是体内内息仍是紊乱不已。

  狄仁杰心下明白火候已到,便将手抽出,点了小臂上大穴,止住不断淌出的血液,来不及照料自己手上创口,便运气于掌,将双掌贴于王元芳胸口,缓缓将自个的天阳内息注入他体内。天阳内息一渡入,四周寒凉的地阴内息便缠绕而上,顺着天阳的轨迹一同运转。

  天阳地阴生性相吸,先前在王元芳体内四处翻涌躁动的地阴内息此刻便立即安静下来,同天阳内息一同流转。

  狄仁杰待自个儿的内力缓缓流转至王元芳丹田之时,便聚气成团,稳稳地牵引起王公子的内息流转,熨过每一寸筋脉。待他运转了四个大周天后,王公子自个儿内息便已经安稳下来,加之先前狄仁杰喂王元芳的血中阳气也渐渐充盈丹田,王元芳算是好了许多。

  狄仁杰便收气调息,待自个儿体内内息也平稳下来,身上便出了一身大汗。狄仁杰先前也是舟车劳顿,不曾休息便奔赴王府,礼宴上他也是自持礼仪,几乎不曾动筷,除去喝了几口薄酒,腹中真真是空空如也。宴后应王世伯之邀同这王公子比试一番,精力已消耗大半,事后又同王公子折腾不休,此刻正是精疲力尽,调息后浑身滋味可谓苦不堪言。

  王元芳到底是地阴,体力更是不及天阳。狄仁杰受累虽说有舟车劳顿这档子缘由,可他前些日子同人打斗也失了许多精气,这么一番折腾身子已是累倦至极,狄仁杰内息一从他体内抽出,他便如同失了筋骨一般软软地向一旁倒去。

  狄仁杰见他如此累倦,又想着地阴身子本就寒凉不得受冻,便将软榻上一旁的锦被扯来盖至王元芳身上。说到底他虽是锦衣玉食的大少爷,只是他家家教甚严,身上没一丝大少的骄奢淫逸之气,代父出诊时常常衣带不解侍药于病者身侧,这伺候人的活他倒是明白的很。

  顾忌着天阳地阴大防,他倒是不敢去解王元芳的衣袍给他换一身干的衣裳,这境况又不得唤侍从进来伺候,想来这王公子身份应是藏得极深,贴身之事恐怕向来是他自个照料,这等境况,若是他给他换了衣裳,以这王公子的脾性,若是没了阻碍,定是要杀他灭口。

  狄仁杰想着便只得又伸手贴到王元芳背上,运气于掌便将他里里外外湿漉漉的衣裳给硬生生地晾干了,待再收气时,狄仁杰觉得自个儿真是要累惨了。自个儿身为医者,这时候还不得走开,狄家家训有云第一夜夜里医者必须侍奉在侧,也好时时照料病者。往日里他伺候那些个病人时到从不觉着劳累,不知今日竟是如此耗心耗力。

  狄仁杰想着又探了一回王元芳的脉象,察觉到王公子体温已稳了许多,内息也安静服帖,虽说内室里仍是两人黏黏腻腻的信息素的气味,但那王公子身上气味已淡了许多,便知这难坎应是已经跨了过去,一时间心下大定,想了想干脆盘腿便坐在软榻旁的地上,偏着头目光便落在王元芳的脸上。

  

  虽说王公子容貌清秀至极,只是这会子狄仁杰也没那心思看美人,狄仁杰看了会便支持不住,眼睛略閤竟睡了过去。

 

  许是这两人前日里晚上折腾地太过厉害,两人都睡地死沉。日上三竿也没见有醒的迹象。这里两人正酣睡,那厢可有人急的团团转。


  “王兄,你可知我那逆子去了何处?”王佑仁自个儿方想着今日为何不曾见元芳前来请安,便听得老友声音远远地传过来。

  

---------------------------------------------------------------------------

不知为何,觉得本章大黑莫名痴汉又忠犬.......233333333

这章腿肉大家吃的开心吗~

首先要向小天使们道个歉,因为学业的原因我上个月一直都没有更文...真的很抱歉嘤嘤嘤QAQ 小语种猛如虎我宝宝HOLD不住!!!!!


你们没有看错,就是这个鬼致使本宝宝不能日更万字!!!!

宝宝不开心!!!!!这个真的好难学TAT........

然后还是要向大家道歉....因为一直学的都是外语,几乎没有怎么用中文,我的文笔真的下降了很多,对人物的把握也越来越不准了【你再这样下去就再也没有人想看你写的文了混蛋!!!】


【这样渣渣的我.......大家还吃吗QAQ】

【跪谢前来看文的小天使TAT】

评论(79)

热度(125)